女性「性癮自慰」更痛苦:心理掙扎與罪惡

「我記得沉迷的感覺,看這種片子的時候,我都麻木了,真想戒掉自慰,可是我忘不了那種被吸住的感覺。」離開面試地點的拉羅琳失魂落魄的走進了女性色情沉迷救助所(At Quit Porn Addition),希望能得到醫生的幫助。

這家位於英國的色情沉迷救助所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客戶都是女性,前幾年的一項調查稱,有17%的女性認為自己沉迷性愛無法自拔。而每10個女性,就有6及以上稱她們常常瀏覽色情網站。這家救助所的主要目的就是幫助那些無法擺脫性癮自慰的人。

首先,這家救助所會通過一系列的測試來判斷你是不是真的沉迷性癮。

比如你是否由於想看色情影片而耽誤了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不是對自己的配偶產生了不滿,比如為什麼他/她不能向影片里那樣對我….或者想與自己配偶之外的人發生關係等等。

問題結束後,會根據不同的程度來安排不同的方案。

其次,醫院裡也有各種互助會,每個人都會分享自己的性癮故事,已經康復的人會變成責任人來負責新的性癮女性,避免她們害羞不好意思說出口。

性沉迷救助所的醫生迪恩說,其實,男性和女性在沉迷色情的方式上基本沒有差別,他們最後都會對越來越露骨的圖片喪失感覺。而他們最大的區別在於女性會感覺到更多的罪惡感,但是女性沉迷更難以被社會接受。沉迷色情之後女性會感覺到骯髒和罪惡,最後會變成自我唾棄。

性高潮釋放出的多巴胺催產素會給人一種吸食海洛因的感覺,很多沉迷網絡色情的女性用戶說,他們體驗過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不僅讓你忘記了全世界,而且宛如置身仙境。而且對於女性來說,色情文學也讓她們欲罷不能,甚至光看文字就能帶給她們心理上的高潮。

很多女生最早發生性癮自慰問題是在孩童時期,甚至在她們發生性關係之前。

一位在互助會裡的女生瑪麗說:「我14歲的時候,色情沉迷開始嚴重,在做作業的時候都忍不住去看那些圖片,我知道我父母不會發現,因為我搜索的都是』奶酪、糖』(有自慰性暗示的詞語)這些字眼,而且我每次都會清除我的網頁瀏覽歷史,所以不會被發現。」

漸漸的光瀏覽圖片變得難以滿足,瑪麗開始手淫,但性高潮後巨大的空虛和孤獨讓她變得更加痛苦,性癮就像是一種新型毒品。

對於性癮自慰女性來說,一方面她們喜歡看色情作品,可另一方面理智上她們又對女性被視為性玩物而感到厭惡,這兩者之間很難協調,所以經常看色情作品的女性也在飽受著抑鬱和低自尊的折磨,即使你對自己正在看的內容並不贊同,但是色情作品對身體、思想、精神還是有一種即時的影響…..

所以女性們也許會發現她們的身體在說是,而頭腦卻在說不。久而久之自我厭惡的感覺就越來越重。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隨著色情作品越來越泛濫,女性也把觀看色情作品當作一個沒有感情投入的性發泄,就像一直以來男性做的那樣。

網絡既然能有一種原始粗鄙的方式來滿足需求又簡單迅速,當你有瀏覽器的時候,為什麼還要為某人唱情歌,或者和另一個人經歷一遍所有的追求儀式呢?

而救助所的存在,就是為了幫助女性們脫離這種自慰困擾。

救助所和互助會的創始人之一萊納德是一名作家,她11歲時第一次接觸色情作品,那是她哥哥的一本雜誌,然後整整八年為此沉迷。

「我沒有朋友,沒有熱情。我生活的唯一使命和目的就是性,有任何方法讓我得到它,我就會去做,無論何時何地,家裡學校朋友家夏令營….甚至教堂。」

「色情文學、手淫、網絡性愛、電話性愛….只要你想得到的,我都看過體驗過甚至喜歡過,無論我對自己說多少次我要停止,都不行。」

「而色情上癮一直被認為是男人的問題,對於女性來說就是不能說出口的戰爭,我們必須給她們機會說!」

事實上,一項針對男女性患性癮比例調查顯示,女性潛在的性癮患者比例是男性的兩倍,社會對性事的男女雙重標準以及女性對性慾的羞恥感讓那些女性性癮患者無處發泄,是色情沉迷救助所幫助了這些人。

隨著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女性權益,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打破性別角色的桎梏,性癮問題不單單困擾著男性,也有女性。色情沉迷救助所讓這些很少被代表的女性性癮者在現代社會中顯現了出來,被眾人看見。

女性性癮並不可恥,也不可怕,重要的是如何正確的面對它,希望以後類似這種色情沉迷救助所的機構越來越多,讓更多的人能關注到這些少數群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