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會做愛?

回答我們為什麼會做愛,就像回答為什麼口渴要喝水、為什麼晚上要睡覺一樣,看似答案很簡單,但仔細想想,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有人會說,我們會做愛,是大自然賦予我們生育和繁衍本能,我們要傳宗接代。我們的確通過做愛完成了繁衍的使命,但是很多時候,人類的性愛不以生兒育女為目的。

首先,很多明確表示不會再生小孩了的人,如做了絕育手術的夫妻,他們依然會做愛,並且性生活滿意度等方方面面會變的更好,因為他們再也不用為擔心意外懷孕而煩惱,也無需對之後嬰兒的哭叫、撒尿煩躁。

我們還知到如下事實:世界上大多數的性並不以生育為目的,恰恰相反,多數人尤其是未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父母)當他們得知自己或伴侶懷孕的消息後還會感到震驚進而緊張、焦慮、不安以至於想辦法終止妊娠。對性和色情產品(電影、書籍、性服務)的強烈興趣,也不表明會增加生兒育女的慾望。即便是處於戀愛或婚姻中的絕大部分時間裏,我們經常參與的性行為也與生育無關,如果做愛是為了生小孩的話,你怎麼解釋無法導致懷孕的口愛和「走後門」行為;雖然牽手、擁抱、接吻並不能導致懷孕,你依然樂此不疲的每天做這些事。

也有人喜歡在前戲調情中,乃至日常交流中愛撫另一半的頭髮,我們對性行為、性器官、性的歡愉認知已經超出了生殖器本身,19世紀人們一度認為光滑裸露的雙肩很性感,以至於很多電影都有這樣的「性」鏡頭;一些地區的性文化如日本,把脖子賦予了「性感」的概念;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和文化都有對乳房的迷戀,更把乳房(女性的)當做性器官,而坦胸露乳對蘇東坡和非洲個別地區的人來講,很正常,根本不算什麼,即便在非洲某些地區無論男女,皆如佛印過着坦胸露乳的生活;而且絕大多數男人在擇偶(主動追求女人)過程中,都是因她很「性感」sexy(我看着好看、我很喜歡、是我的菜),而不是因她看起來具有「母性」motherly,並且無論婚前婚後,都想另一半更性感一點。

現在你會說,好吧,別說那些小孩不小孩的了,性讓我感到美好,性能帶來歡愉,我做愛,就是為了爽,為了舒服,為了快樂!這種說法也不盡如人意,很多事例證明,獲取身體慾望的滿足並不是性活動(做愛)的主要原因和目的。比如一個人做了虧心事,會主動用性補償她/他的伴侶;做愛不能獲得高潮的人還要做愛是因為要懲罰自己;買彩票中獎了然後做個愛高興一下可以理解,買彩票沒中獎也要發泄一下;甚至自己支持的/家鄉的球隊輸了球,也要來一發;在單位被領導批評,自己不好受,回家做愛發泄情緒更好理解;當然有的女性還會因為單純的想報復他,讓他吃醋,選擇跟別人做愛;有的人做愛的原因更簡單,自己得了AIDS(愛滋病),不戴套到處跟人做愛報復社會。

事實上,很多人做愛並不是為了性的樂趣也沒有任何慾望和期望,有些時候,做愛就像交公糧一樣,如期進行,夫妻雙方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很多夫妻尤其是妻子甚至從沒有過高潮體驗),也沒有特別期望(並不是特別想做愛,每周末一次,又該例行的交/收公糧而已)。對於當下很多人,無論男女,與另一半做愛,都沒有自慰舒服,自慰可以更好的、更確定、更快的獲得性滿足(高潮)而且不用擔心懷孕,但是已婚夫妻還會首選做愛、次選自慰,雖然他/她們在做愛或自慰時會幻想眼前的對象是另外一個人。

性歡愉的深刻體驗取決於他人的存在與行為,也就是說,性歡愉的獲得並不僅僅局限於夫妻(有感情的雙方),不然社會中不會有那麼多的性工作者。買賣性服務是一種古老而又冷酷的事業,有一部分男性為了自己自私的性慾望的滿足,去街邊、按摩店、洗浴中心溜達,當然他們也會用錢換取物理性的性滿足(沒有情感參與的性滿足)。這些男人可以用自己的手獲得性滿足,但是為什麼他們還願意選擇花錢?我們還要問,交易中的性工作者會同樣得到性滿足麼?為什麼性工作者無論滿足與否都發出很滿足的叫聲?這種叫聲會增加男人的滿足感嗎?如果男性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滿足生理衝動,為什麼性工作者的「假高潮」和你的最大,你好厲害,你最厲害!的「謊言」還依然會讓男性倍生好感。即便是這種十分古老到現在也仍舊流行的交易中,人際關係的互動依然盡顯。

我們還要知道一個事實,性不是天生就愉悅和快樂的。想想你的第一次,緊張的找不到洞,找到了硬不起來,硬起來了秒射;女孩更是,曾經不敢亂摸亂碰的私處被人用棒棒「野蠻」的亂懟,處女膜破裂還會帶來生理上的疼痛。有些時候,沒有準備好的性和被迫的性,還會帶來讓人厭惡的、讓人痛苦的更負面的認知。

因此,性的樂趣是由性的外部因素建構、定義、組織和運作的。性是社會建構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